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博览 > 大灾之下,“谣言风暴”如何止
大灾之下,“谣言风暴”如何止
发表日期:2020-02-28 10:59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大灾之下,“谣言风暴”如何止

哈佛大学医学院为李文亮降半旗?假的;空气中的病毒会被雪花带到地面?多虑了……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,很多人都有一个感受,那就是它如同一面照妖镜,照出世间百态。这个过程中,从社交网站到自媒体、微信朋友圈,如同病毒一样传播的谣言也让很多人不胜其扰——当然,这里说的是真正的谣言。其实,灾难期间谣言满天飞的现象在国内外都存在,当下,即便在非疫情重灾区的国外,虚假信息泛滥导致的社交媒体“信息疫情”已引起世界卫生组织特别关注。有人说,网络时代,谣言是“一旦打开就无法再拧紧的水龙头”。真的如此吗?灾难与谣言之间有哪些联系?该如何看待和应对层出不穷的谣言?

“与两种‘病毒’作战”

“远离你的宠物狗、盐水漱口、用醋消毒、服用从花中提取的汁液并大量抽烟能避免感染病毒……在与病毒的战斗中,假新闻也在像病毒一样传播。”美国《野兽日报》网站近日的一篇报道写道:“一些‘半生不熟’的报道认为特朗普总统拥有将很快愿意(与中国)分享的‘超级药’”。“中国政府正与两种‘病毒’大暴发作战”,有媒体总结道。

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国内互联网上信息爆炸式涌现,包括诸多不实信息。关注疫情的人随手一梳理,就能列举很多:“喝高度白酒能预防感染”“新型冠状病毒是SARS病毒进化的,世卫组织定名为SARI”“家畜家禽海鲜都不能吃了”“网传男子喷酒精消毒后开车抽烟引发燃烧”“好消息,疫苗出来啦!中国科学家已读取全部基因序列,制出高效试剂”“解放军进城全面接管武汉”……

这些谣言有“善意提醒”,有“美好愿望”,有耸人听闻的“爆料”。相比之下,最近影响比较大的谣言当数有关“生物武器”的说法,比如网上一些人声称导致新冠肺炎的病毒是人造的,是武汉病毒所实验室合成并泄漏出来的。其间,个别美国政客肆意发表的“无知言论”起到推波助澜作用,让人不免怀疑此类谣言的目的。像前述美国总统批准分享特效药的说法,有的描述细致到“美方向中国紧急公开药物分子结构至4月27日”。有网友认为,该传言营造出“美国救世主的形象”。

“谣言风暴”,有人用这一词汇来描述灾难发生后的谣言传播现象。法新社近日的一篇文章评论说,在过去的恐慌和好莱坞灾难大片的刺激下,几乎没有任何事情比一场病毒更能加剧人们的集体恐慌。“(民众)对瘟疫暴发有天生的恐惧感,因为这是一种人类眼睛看不到的敌人”,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传染病学专家亚当·坎拉德特-斯科特说。

中国之外的地区同样受谣言困扰。在马来西亚,其卫生部不得不澄清说“肺炎患者不会变成丧尸”;在日本,“东京奥运会停办”的流言使得东京奥组委不得不连续发声辟谣。美国“事实核查”网站1月31日曾发文称,疫情暴发后,来自约30个国家的事实核查组织通过国际事实核查网络进行合作,已经发表了80多篇事实核查文章。2月8日,世卫组织领导人称,该组织不仅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,还在同推送错误信息、破坏疫情应对的网络攻讦者和阴谋论者作斗争(详见本报第4版)。

“在某个重要变化时刻,或很多事件没有明显结果、成因,没有确定性时,就会产生谣言。面对不确定性,人们会猜测、脑补,也就有人有意愿来填补这个空间。”北京大学学者张颐武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“全世界都是如此。这不是某一种文化的特性,不是说中国人特别喜欢谣言、传谣。”

曾经的“谣言浪潮”

2016年,寨卡病毒肆虐巴西时,被英国公司用来对付登革热的转基因蚊子、过期疫苗和抑制蚊子繁殖的杀幼虫剂都成为被指责的对象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曾郑重其事地报道了一个现象——巴西国内外的一些人将寨卡病毒视为全球精英发动的一场阴谋,旨在减少地球人口并成立一个“世界政府”。“正如寨卡本身一样,有关这种病毒的谣言通过社交媒体和口口相传疯狂地自我复制,令仍对其来源和后果不甚了解的巴西当局备感沮丧。”

2009年墨西哥“猪流感”暴发初期,人们对新病毒的了解处于模棱两可的状态,由此引发五花八门的猜测。尤其在互联网和电子邮件中,流传着有关“猪流感”起源和发展的不少谣言,甚至有人在演说中将猜想和真实数据相结合,为一些谣言提供“可信度”。比如有谣言称,某组织是美国中情局的盟友,他们在实验室研发这种病毒,并向人群散播。另有说法称,这是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发起的一场细菌生物战。还有人称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访问墨西哥之后散播了病毒,或是七国集团(G7)为遏制全球危机传播病毒。

2001年的“9·11”事件堪称灾难之后谣言滋生的“典范”。2011年,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网站刊文称,十年后以下谣言仍在大行其道:策划者并非“基地”组织而是另有他人;以色列间谍机构预先了解该袭击并让4000名犹太人提前离开现场;双子塔的倒塌是受控制的爆破使然;一枚火箭击中而非一架飞机撞击五角大楼等。

谣言在灾难后出现有其必然性,自然也带来诸多危害。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历史学者汉斯曼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在中世纪晚期至近代早期,欧洲经历黑死病等瘟疫,大量女性被指认为女巫,会对周围的人造成疾病、灾难等危害。史学家调查显示,德国约有2.5万人因被猎巫而死,为欧洲国家之最。

往近了说,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“难民危机”让德国经历了一场“谣言浪潮”。比如,奥地利《每周观察》网站称,英国情报部门截获的情报显示,默克尔打算到2060年接纳1200万难民。这一说法被社交媒体广泛传播,默克尔因此成为攻击对象。接下来的两年,与难民有关的谣言数不胜数:难民杀死汉堡湖中的天鹅然后烹饪,难民在墓碑上撒尿等。甚至有大媒体制造了“数十名阿拉伯难民性侵一名女性”的假新闻。

“杀伤力很强,这些谣言也帮助极右政党崛起,如今选择党在德国16个州及联邦进入了议会”,汉斯曼说,“德国社会也变得更加分裂,凝聚力涣散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